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搞笑三国 > 正文

亲王马伯庸写的三国冷笑话《三国新语》

2015年07月13日 搞笑三国 ⁄ 共 7290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10,403 views 次

前面我分享了一些从网上搜集的三国冷笑话,好笑是好笑,但是很多是把笑话内容硬套给三国人物,也就是说与三国的关系不是很大。下面分享的是马伯庸写的三国冷笑话《三国新语》,大师就是大师,刚开始看可能有点难懂,可以多看几遍,看懂了之后会觉得很有意思,比一般的咸湿黄色笑话更内涵更有趣。

曹阿瞒大笑图镇贴

★之一
十七年,塞北送酥一盒至。太祖自写“一合酥”三字于盒上,置之案头。杨修入见之,竟取匙与众分食。众问其故,修答曰:“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,岂敢违丞相之命乎?” 众大喜,一扫而净。适荀彧有疾迟至,见盒,疑而问修:“此何物?”修对曰:“丞相所馈也,卿可自取。” 彧发之乃空器,遂饮药而卒。时年五十。谥曰敬侯。
★之二
后主敬哀皇后,车骑将军张飞长女也。初,建安五年,时夏侯渊有女年十三四,在本郡,出行樵采,为张飞所得。飞知其良家女,遂以为妻,产息女,是敬哀也。章武元年,时后主未立皇后,亮与群臣上言曰:“故车骑将军张飞之女甚贤,年十七岁,宜纳为正宫。”后主即纳之。后亮初亡,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於成都者,不从,野有后主怀怨于葛公之议。
裴注引《敬哀别传》云:“飞之仪容,身长八尺,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;渊之仪容,虎体蕴臂,彪腹狼腰,俱一时悍勇之士。”
★之三
操与马超战于潼关。西兵悍勇,纵骑攻之,操军不敌,遂大溃而走。操杂于乱军之中,马超策骑疾追,乃大呼:“长髯者,曹操也。”操闻之大惊,割须弃袍,以旗角掩面,方亡归本营。众来问安,操抚膝大哭:“倘使云长在侧,孤必不致此。”众将问曰:“关君侯武姿卓然,丞相颇思否?”操对曰:“吾思云长美髯也。”
★之四
明嘉靖朝间,兵部右侍郎范钦始建天一阁,置古善、孤本于其内,良加眷护,卷册至七万余。时有仆役举烛不慎,阁中走水。护院不得以,遽以水泼浇。火既熄,范钦点检古本,有《三国志》与《范文正公集》两下交叠,页濡粘连,字多互篡。范钦揭卷读之,见《诸葛亮传》上犹有洇迹。其上曰:“臣亮言: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。”
★之五
关羽镇荆州,有女二人,一名嫣,一名容。孙权遣使求亲。关羽甚喜,然未知二女取舍,踟蹰未决。使者再三催之,关羽召二女于前,曰:“汉吴联姻,国之大事,汝谁可任之?”嫣时十四,有乃父之风,慨然出步应承。羽大喜,遂语于使者曰:“吾女嫣,能嫁权子。”
使者惊而未发,回转江东,具告孙权:“关将军辱之太甚,傲之太甚,竟言虎女焉能嫁犬子。”孙权怒,遂北降曹魏,合兵袭荆。
关羽,字云长,河东解县人也。时燕赵之地,与江南方言钜异。北滞于沉浊,南失在浮浅,互不能通,多有听谬而错悖者。
★之六
曹操多疑,恐死后墓陵为人所掘,颁遗令曰:“天下尚未安定,未得遵古也。葬毕,不置陵寝,以百马踏平,上植青稗。至次年,无人知吾所栖也。”丕泣拜:“儿敢不从父命也。”遂从操令,不加砖石,不围墓穴,唯立石驼两对,石人一双于上,四时享祭。
★之七
备住荆州数年,一日席间在刘表之侧,忽慨然流涕。表怪问备,备曰:“吾常身不离鞍,髀肉皆消。今不复骑,髀里肉生。日月若驰,老将至矣,而功业不建,是以悲耳。”表宴然自若,解曰:“玄德毋忧,汝抚之者,是吾髀也。
★之八
操与绍相拒于官渡。绍谋士许攸投曹,夜入营帐,问彼粮谷。操伪曰:“计一年之度。”攸曰:“明公欺**又曰:“半岁尚济。”攸不言,袖手冷笑。操离席长谢:“止月余矣。然先生何以知之?”攸笑而不答。
《三国志·许褚传》云:许褚字仲康,谯国谯人也。长八尺馀,腰大十围,容貌雄毅,勇力绝人,好酒食,饮啖兼人,每赐食於前,大饮长歠,左右相属,数人益乃供,曹公壮之。后从讨袁绍於官渡,常侍左右。”
★之九
二十四年,关羽率众攻曹仁於樊。于禁、庞德等救,皆没。曹公又遣徐晃往救仁,又遣将军徐商、吕建诣晃。两军会于四冢。羽与晃素相爱,遥共语,但说平生,不及军事。须臾,徐商、吕建军至,晃乃下马宣令:“得关云长头,赏金千斤。”羽惊怖,谓晃曰:“大兄,是何言邪!”晃曰:“此国之事耳。”
★之十
袁绍本妾生,常自介怀。适马超造绍,绍与之语:“恨不得嫡出,为公路诸小所嘲。孟起亦是庶出,必知吾心。”超从容对曰:“仆不为嫡出,不胜庆幸。”
《白虎通义.姓名》曰:“嫡长为伯,庶长为孟。”
★之十一
魏延在蜀中,每随亮出,欲请兵万人,与亮异道会于潼关,而亮为万全策,不许。延志不得伸,心积愤懑。而又与杨仪交恶,深怨葛氏偏袒太甚。凡数年,腹部辄绞痛,发时汗如雨下,鞍马不扶。医者断曰:“将军情志所伤,忧思恼怒,而致横犯胃腑。此吞酸之症也。”延请其方,医者曰:“名姓或有碍。”
《魏延别传》云:“魏延,字馈阳,义阳人也。少时慷慨,于乡里乐善好施,多行义举,曾放言曰:“但有寸金,必馈吾乡。”故表字“馈阳”。后,人谓不祥,遂改之。
★之十二
孟德刺董不成,为陈宫所获。宫感其志,亲释之,随其行。中道宿吕伯奢之邸。陈宫早寐,独在一屋。而操与伯奢联床抵足,共论夜话。伯奢曰:“窃闻黄土以其仁厚,能负载万物。是故轩辕主后土之养气,而庇佑下人。卿欲效轩辕而甘负天下之兴亡乎?操慨然对曰:“操自当砥砺心志,荷负天下重责。宁使我负天下人,不教天下人负我。”适宫起夜,只闻操对句后半,心不自安,遂弃操而去。
★之十三
曹操大宴于许都,天子在席。宴酣之时,操持酒樽趣帝前,醉声曰:“陛下可知,设若无孤,天下不知几人称王,几人称帝?”天子亦大醉,对曰:“袁本初、孙仲谋、刘玄德,与朕而将四矣!” 二人大笑,畅饮竟夜。次日醒觉,皆醺醺然,尽忘前事。左右无敢告之者,君臣亲善如初。
★之十五
吴主嫁妹于刘豫州,又多赠美人玩好,金玉锦绮,极声色犬马之能事,意以软困挫其志也。刘豫州留吴中凡三月,无不惬意。一日出游,适见江边青石一块,遂祝曰:“倘使吾能离脱东吴,勾返荆州,当一剑裂石。”言讫手起剑落,火光迸溅,青石两断,众皆称奇。豫州观之再三,乃曰:“或误中,何妨再试之。”
《古今名物通考 石篇》载:金陵有十字纹“恨石”,其上剑痕两条,传为三国时蜀先主所断。
★之十六
芒砀山中产异蛇,尖头扁腹,通体鳞青,土人皆呼之为陈思王。世有未解,有熟知风土者曰:“此蛇毒甚,每噬人,七步即毙,倒伏成尸,是以子建名之。”
★之十七
建安中,西域有力士,黑面虬髯,勇戾敢斗,三十六国无能敌之者。遂随贾人入中国,遍访猛士。时人皆称蜀中有张飞者,有万夫不当之勇,冠杰中原。力士辗转至成都,先主使车骑将军迎之,不敌。先主惊曰:“不意此胡儿,竟赛吾弟!”
力士骄甚,返西域,每自夸矜曰:“以中土人物之盛,犹未吾匹也。当铭记之,以励子孙。”即更名“赛翼德”。后子孙繁衍,遂化大食俗名。
★之十八
马超降刘备,旧非故人,而奉职甚尊。诸葛亮恐备旧部有不平之议,乃修书解曰:“孟起兼资文武,雄烈过人,一世之杰,黥、彭之徒,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。”书既毕,令书佐抄录数份,分致关羽、张飞、黄忠处。
★之十九
凉州多骏足,皆麒骥之属。中平三年,董卓得凉种一匹,喜其雄骏,乃豢于营中,号曰赤菟。永汉元年,董卓进京,赠赤菟于吕布,使杀丁原。布得之甚喜,驰城飞堑,每随驱乘;至建安三年,曹操诛布于徐,遂馈赤菟,以邀关羽,羽欣然纳之,不离左右。建安二十四年,吕蒙袭荆,羽败走麦城,行不及半日,为追兵所戮。赤菟数日不食草料而死,世以“忠义”誉之。
《伯乐相马经》云:“马种如人,贵龀贵韶。寿逾三十、齿白者,纵麒骥骅骝,亦归羸驽,殆不堪用。”
★之二十
明人《玉堂漫笔》载:正德朝有学子,仪姿雄正,貌颇堂皇,俨然文曲之相。及乡试,主考望之甚奇,遽取其卷读之,笑而批曰:“真河北名将也。”生不明其意,有同窗以诗解曰:“可怜白马死,难免延津亡,河北真名将,到此梦黄粱。”
◆之二十一
孙权于赤壁破曹操,猇亭破刘备,意甚骄,一日大宴诸臣,酒半酣,问:“曹操比吾如何?”
张昭对曰:“曹操寡谋。”
又问:“刘备比吾如何?”
张昭对曰:“刘备亦寡谋。”
权大笑:“吾有不及二人之处乎?”
张昭不答。次日,左都督程普暴疾终。
◆之二十二
操破荆州,丕随父在军中,先领随身军,径投南阳孔明家,见一妇人痛哭,丕向前喝问,妇人告曰:“妾乃诸葛之妻黄氏也。因孔明出随豫州,不肯远行,故留于此。”丕欲得大功,令左右执下,按剑坐于堂上。
却说曹操统领众将入卧龙岗,至诸葛草堂门下,黄氏出拜曰:“非世子不能保全妾家,愿为世子执箕帚。”操视之曰:“真吾儿妇也。”遂令曹丕纳之。丕大悔。
◆之二十三
操屯兵斜谷,夏侯敦入帐,禀请夜间口号。适庖官进红烧肉,操随口曰:“红烧肉,红烧肉!”敦传令众官,都称“红烧肉”。行军主簿杨修,见传“红烧肉”,便教随行军士,各收拾行装,准备归程。敦大惊,遂请杨修至帐中问缘故,修曰:“以今夜号令,便知魏王不日将退兵也:红烧肉者,外焦里嫩,油而不腻。魏王外示强盛,内实疲敝,明以贪取,暗无缠意。来日魏王必班师矣。故先收拾行装,免得临行慌乱。”夏侯敦曰:“公真知魏王肺腑也!”遂亦收拾行装。操闻之大惊,唤杨修问之,修以红烧肉之意对。操大怒曰:“汝怎敢造言,乱我军心!”喝刀斧手推出斩之。
◆之二十四
关公既殁,坐下赤兔马被马忠所获,献与孙权。权即赐马忠骑坐。潘璋语马忠曰:“昔董卓以此马赐吕布而奉先死,曹操以此马赐关羽而云长亡,赤兔佳则佳耳,恐妨主,愿子察之。”马忠不从。后马忠与先主战于猇亭,两军争锋间,赤兔前蹄忽陷,马忠乃加鞭大呼曰:“赤兔,赤兔!今日妨吾!”遂为关兴所杀。
◆之二十五
玄德败走长坂,文聘拦住,玄德骂曰:“背主之贼,尚有何面目见人!”文聘羞惭满面,引兵自投东北去了。张郃拦住,玄德骂曰:“背主之贼,尚有何面目见人!”。张郃羞惭满面,引兵自投西北去了。许褚拦住,玄德拍马望南去了。
◆之二十六
关公既被害,玄德欲报仇,忽报东吴有使赍书到。玄德启视之。书略曰:“孤与皇叔,彼此皆汉朝臣宰。皇叔不思报国安民,乃妄动干戈,残虐生灵,岂仁人之所为哉?即日愿送归夫人,缚还降将,并将荆州仍旧交还,永结盟好,共灭曹丕,以正篡逆之罪,皇叔宜自思焉。”玄德意动,翻视书背后又批两行云:“足下不死,孤不得安。”玄德大怒,遂发兵。
《吴主别传》云:权久惮曹公,一切御制纸张器皿皆印八字警之。
◆之二十七
先主少时贩履织席为业,家甚豪富。其邻贫敝,舍东南角篱上有桑树生高五丈馀,遥望见童童如小车盖,往来者皆怪此树非凡。 涿人李定云:“此家必出贵人。” 先主闻之以千金购其舍。
◆之二十八
太祖以卓终必覆败,逃归乡里。出关,过中牟,有人于丛中呼:‘此人乃曹操。”遂被执,后为陈宫释之。
《英雄记》云:灵帝末年,先主尝在京师,后与曹公俱还沛国,募召合众。
◆之二十九
张辽与孙权战于合肥,权不敌而走,张辽问吴降人:“向有紫髯将军,长上短下,便马善射,是谁?”降人答曰:“是孙会稽。” 张辽语其左右:“吾欲得吴主,乃一会计耳 。”遂纵去。
◆之三十
操度数将终,召曹丕至榻前,叹曰:“汝未经军旅,诸将跋扈,吾恐其不欲从汝行,奈何?”丕垂泪曰:“父王勿忧,不欲从吾行者,吾使其从父行。”
◆之三十一
先主据下邳,曹公遣刘岱、王忠击之,皆为关张所擒。先主诛刘岱,释王忠。关羽问曰:“二人何为殊遇也?”先主曰:“无它,惺惺相惜耳”
魏书 武帝纪引注 魏略曰:王忠,扶风人。三辅乱,忠饥乏啖人 。
◆之三十二
初,先主往奔中郎将公孙瓒,瓒表为别部司马;先主往徐州救陶谦,谦表先主为豫州刺史,先主从曹公还许,曹公表先主为左将军。世称三个代表云。臣裴松之曰:“先主一生颠沛,未尝得暇,屡有贵人代为表奏职要,其终济大业,不亦宜乎!
◆之三十三
孙策游猎为刺客袭,创甚,将危,呼权佩以印绶,谓曰:“举江东之众,决机於两陈之间,与天下争衡,卿不如我;举贤任能,各尽其心,以保江东,卿不如我;雄姿英发,大乔倾心,夫妻恩爱,卿不如我;然因人成事,形貌奇伟,极贵高寿,我不如卿”言讫卒。
◆之三十四
瑜与曹仁战于南郡。曹军狡诈,诱之深入,弓弩齐发,吴兵遂溃走,瑜中矢。归营,医者曰:“此箭头上有毒,急切不能痊可。若血气冲激,其疮复发。”小乔闻之,曰“吾夫病疮,军中左右无人服侍,妾岂可安坐江东”,遂起身往军中夫妻得见,瑜长叹一声,唤左右取纸笔作书上吴侯。乃聚众将曰:“吾非不欲尽忠报国,奈天命已绝矣。汝等善事吴侯,共成大业。”是夜,瑜箭疮复裂而卒。
◆之三十五
荀湛问学于许,曹公设席宴之,矜夸曰:“孤虽戎不解鞍,亦重经学,麾下武人,无不精熟典籍。”荀湛试问曰:“仲尼诛少正卯事,众卿其意为何?”曹洪惊曰:“许下盗匪,非某所辖,请咨夏侯将军。”又问元让,夏侯惇独目圆瞪,拔刀喝叱:“仲尼何人,竟擅行戕杀!宜速付有司名正典刑。”荀湛略疑,又转问许褚,许褚少赣,默然许久,方答:“不知,或是董卓遗党。”荀湛语于曹公,曹公怒,曰:“此必青州兵所为,彼黄巾旧部,军纪甚惫。”急召于禁责骂。于禁惶然不敢言,口称万死。
后荀湛游学至南皮,谒袁绍,尽言其事。适绍讨曹,闻之大喜,遂传檄四方,中有文辞:“阉曹无德,凶暴放横,所过无不残破,前戮徐、泗之地,又使仲尼诛少正卯,天下壮士,宁不怀恨欤?”
《两晋学案》载:“汉季经黄巾之乱,千里荒殚,人物丧尽,学多不彰。”
◆之三十七
国朝既兴,有夷人擅蹴鞠名贝利者访华,至成都,入武侯祠,独拜桓侯。众不解,贝利泣曰:“此故长官也,虽远必拜。”
《三国志张飞传》载:“益州既平,以飞领巴西太守。”
◆之三十八
晋永宁元年,有氐族李特者,与兄弟李庠、李流作乱于蜀,与益州刺史罗尚战于广汉。李特使人大张旗纛,兄弟三人,皆称“赛诸葛”。晋军闻之,无不胆寒,自顾相谓曰:“葛公镇抚蜀中多年,魏吴不敢侧觑,一人而已!况今三葛乎?”遂漏夜遁走。
军入广汉城,有白首老吏,当街斥特:“诸葛丞相天纵之才,尔有何恃,大言若是?”特停缰,笑答曰:“吾擅弓矢,百步可散马蹄;大弟庠擅搏扑,可斗健儿五人;二弟流,长于骑,入险峻如履平地。此三者胜诸葛远矣。”
◆之三十九
邓哀王冲字仓舒。少聪察岐嶷,生五六岁,智意所及,有若成人之智。年十三,建安十三年疾卒。太祖亲为请命。及亡,哀甚,祭曰:生子当如孙仲谋。
◆之四十
三年,太祖既破张绣,东禽吕布,遂与袁绍相拒。时议绍军势大,惟彧曰:“绍兵虽多而法不整。田丰刚而犯上,许攸贪而不治。审配专而无谋,逢纪果而自用。皆不足畏。”
《袁绍传》云:袁绍在河北,军中谋主以六子为佳:田丰,巨鹿人也;许攸、逢纪,南阳人也;审配,阴安人也; 辛评、郭图,颍川人也。《荀彧传》载:“荀彧,字文若,颍川颍阴人也。
◆之四十一
明永历年间,闽中有书生擅写志怪。建阳坊主余象斗爱其才,惟恐稿成不速,乃问:书约二十万言,卿每日可完字几何?” 书生对曰:可比三国时飞将军夏侯妙才。象斗大喜,遂不问。月余,索其稿,竟未成。
《魏书》载:渊为将,赴急疾,故军中为之语曰:“典军校尉夏侯渊,三日五百,六日一千。”
◆之四十二
初,绍欲伐曹,田丰阻谏,绍不从。丰恳谏,绍怒甚,械系之。绍军既有官渡之败,绍谓逢纪曰:“田别驾前谏止吾,吾惭见之。”纪曰:“丰闻将军之退,拊手大笑,言‘袁公若胜,吾大姓颠倒写。’”绍于是有害丰之意。”
◆之四十三
十八年五月丙申,曹公进魏公,受九锡,曰:大辂玄牡、衮冕赤舄、乐则、朱门、纳陛、鈇钺、弓矢、秬鬯,并虎贲之士三百人常侍左右。虎贲为汉帝所授,操颇有戒惧,恐谋害己身,常吩咐曰:“吾梦中好杀人;凡吾睡着,切勿近前。”一日,昼寝帐中,落被于地,一虎贲慌取覆盖。操跃起拔戟斩之,复上床睡;半晌方起,佯惊问:“何人杀吾虎贲?”众以实对,操痛哭,命厚葬之,取戟名之“格虎大戟。”以示警惧意。自此无敢近者。
及薨,曹丕造“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”,置之墓穴,至今尚在。
◆之四十四
陈寿撰《三国志》,帝纪、妃传前后相连。《魏书》次序为武帝纪、文帝纪、明帝纪、三少帝纪,再接后妃传;《蜀书》亦然:先有刘二牧传、先主传、后主传,再接二主妃子传。惟《吴书》次序迥异,先有孙破虏讨逆传、吴主传、三嗣主传,中插刘繇太史慈士燮传,再次方为妃嫔传。其可怪也欤。
◆之四十五
一十八路诸侯讨董,会于虎牢关。吕布横戟阵前,诸将震惶不敢前。惟张飞跃马搦战,矛指喝曰:“本著吕氏,又投丁原、董卓,真三姓家奴也!”吕布岿然不动,刘备上前,喝曰:“本著吕氏,又投丁原、董卓,真三家姓奴也。”西凉军俱大疑,以目瞋布,布为之气夺。董卓遂弃洛阳。
◆之四十六
关羽镇荆州,适北上讨曹,临征问马良吉凶。良擅卜乩,即批曰:天下三分,各有其一。羽笑曰:此吾兄命数,非某也,先生谬矣。后羽败亡于临沮,权葬其躯,函首于曹公,以诸侯礼葬许,刘备又立衣冠冢于成都。大众始悟马良之灵机。
◆之四十七
诸葛亮初治蜀,以汉德地险,命杨仪督工凿石架空,修造阁道,以通行旅,又倚崖砌石为门,号曰剑阁。适魏延统军出关,观此形胜,赞曰:“此隘可为雄壮矣。” 左右曰:“此杨长史所筑。” 魏延又赞:”果然人如关名。”
◆之四十八
刘备伐吴,军有十数万,皆屯于猇亭。吴主拜陆逊都督,临发密嘱:蜀道艰险,转运不宜,卿此去可觇其粮草,便宜击之。月余,逊有书信至:彼火烧连营,我军宜守。吴主惑,还书曰:都督谬矣,火烧连营,岂不宜攻乎?逊书又至:彼营之中,无不满屯火烧,接连数十里,粮草优足,实不能攻。
《三国志—先主传》:先主姓刘,讳备,字玄德,涿郡涿县人。注:涿郡,今涿州也,今属河北。
◆之四十九
刘备伐吴,军有十数万,皆屯于猇亭。陆逊当之。月余,逊有书信至:彼火烧连营,我军宜守。吴主惑,还书曰:都督谬矣,火烧连营,岂不宜攻乎?逊书又至:彼营之中,无不满屯火烧,接连数十里,粮草优足,实不能攻。吴主甚忧,问计于群臣:“孤欲求和,卿等谁可任之?又环顾众人脸色,笑曰:”非子瑜不能当此任。“
诸葛瑾,字子瑜,瑾面长似驴,常为孙权所嘲。
◆之五十
孔明隐于草庐,先主枉驾顾之。一顾不在,曰云游未归;二顾不在,曰访友未回。先主颇怅然,乃留书云:“仆有重耳志,君是介子推。” 三顾乃见,相谈甚欢。
◆之五十一
曹操苦头风,召华佗诊之。佗曰:“先饮麻沸散,刀开头颅,取出风涎,可愈。” 曹操疑惧,仍使华佗施术。术既毕,华佗自矜曰:“吾先为关君侯刮骨去毒,又为曹丞相开颅去涎,可谓完满矣!” 操大惊:“刀可洗过?” 华佗默然,遂下狱死。操不日亦亡。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